Evil 。

Gone With The Sin 。



我可以忍受肉体的苦难却难以承受精神的擦伤,以至于敏感的神经总是挑唆我和现实的生活对抗。

每当我向往着大海的时候,狂风便凶狠狠地刮起。

比起死亡,甘庸和放纵滋养的灵魂更可怕,而且它怕死去也怕活着。

如果死亡是一种解脱,生活就是安详的绳套。

我安分的软弱,早已被生活鞭笞得麻木。但在挥动鞭子的那瞬间,我竟然感到恐惧。

母亲和父亲是无私而伟大的创造者,我是一个失败的雕塑家,大抵我能继续保持着对这份艺术的热爱源于对他们虔诚的敬意。

我常怀有罪恶感,可我没有神,没有信仰。去向黑夜忏悔吧,没人能看见。

我这份洁癖,如何面对生活形形色色的污点。在扭捏和惶恐中生涩地完成了臣服的任务后,我的呼吸变得那么笨拙,连微笑也是拙劣的。

朋友啊,我不该如此地厌弃生活,逃避现实,可在一次次接近它的真相的时候,我变得无所适从。

我不停地想,不停地写,爱情,花草,夜晚,星空,生活的形状,我才发现我现在没了梦想。

我的爱人,白天你是漂浮的云,夜晚你是闪烁的星,把我的思念拉得长长的,不能靠近。

累吧,所有的喧嚣都在耳边隐去,梦在安静地呼吸。


评论
热度(2)

© Evil 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